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国 家 诗 画 电 子 会 刊

艺术院欢迎朋友们光临指导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电子会刊 2016年总四期 ◆ 小说逸情《橡皮擦》作者:艾米  

2016-05-14 09:57:50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:艾米          责编:浩然

 

【紫郁模板】

 


游戏人生(小说)原创 - 欧阳欣悦 - 欧阳欣悦的第一博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橡皮擦(小说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:艾米

   
        滨城的初春撒着孩子的小脾气,时而天晴风暖,时而阴郁凛凛,但即便这般闪转不定,也阻挡不了森林公园游人的脚步。
        公园坐落在城市东隅,称谓森林,因为园中有大面积植物,高高矮矮,层层叠叠,规划有致。
        暮春和夏秋季人声喧沸,人们喜欢走入大自然,融入绿植、鲜花、鸟儿、蓝天与清爽的空气。从东侧亭台放眼望去,粼粼波光泛着生动的光芒,那片海,让每一位睹景之人情思满怀。
        黄姨坐在休息椅上,百思无解,慕华的归宿如何?她焦虑地期待答案。
        “黄姨早啊!”招呼声伴随细细索索的脚步声,一位霜鬓的老人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过来,扶着腰,大口喘着气,脸上笑意盈盈。
        “锡伯来啦,让我等的好心急。你看,多么蓝的天啊,真想去海边吹吹风。”
        锡伯定睛注目黄姨,眼神中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落寞。
        “快来坐快来坐,我这几天没休息好,每周只带我出来一次,真是急死人。慕华一直揪着我的心,歇一歇,继续讲给我听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枝条发芽喽!”锡伯的眼神再次灵动起来,面色也渐渐红润。他伸手擎住枝条,凑近枯枝上几点新绿,长舒一口气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
       
       三十年前,黄莹和锡翰是艳羡亲友的模范夫妻,结婚两年,儿子满周岁,小日子平实又充满爱的味道。
        锡翰的背包里经常有特殊加餐,工友们抻长脖子,瞪大眼睛,恨不得把那些不常见也不常吃的美食塞入自己口中。黄莹的工厂偶尔加班,胆小的她从未因走夜路而害怕,在黑暗中,在巷道里,有一只温暖的手紧紧攥住她,那就是锡翰。
        工作日努力勤奋,休息日忙家务或举家散步游玩,公园、海滩、黄莹城乡部娘家的院落和广阔的田野,留下了他们太多美好的足迹和回忆。夫妻俩打趣说,好好保存这些照片,作为永久的纪念,到了老年,如果谁得痴呆症,就用它们来唤醒。
        一语成谶,人未老,天公便扔来巨石砸散了幸福的小家。
        黄莹乘公交车通勤,车站与巷道几步之遥,从下车到自家门口,大概步行6、7分钟。那一天,她走下公交车刚刚前行几步,一辆小轿车跟随酒驾司机横冲直撞,她被车顶起、悬空再抛下,从此开始了漫长的昏迷与半植物人状态。
        面对独生女生死无法预知的未来,母亲哭红了双眼,父亲锁紧了愁眉。锡翰心血滴淌,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。那么勤劳贤惠善良孝顺的女子,怎么突然间成为一具依靠呼吸机维持、完全没有意识的躯体。儿子咿咿呀呀寻找妈妈,谎言要持续多久,亲爱的妻子,苏醒还要多久。
        肇事司机马上被控制住,工厂给缴纳医疗保险,大部分治疗费有了出处,但比经济负担更沉重的是精神负担,从拿掉呼吸机到可以转动眼球、翕动嘴唇,时间熬过了五年。
        能用的手段全部想到和做到,请专家、精心护理、聊旧事与家常。儿子偶尔来到病床前,用小手轻轻晃动黄莹的身体,稚声稚气地说,妈妈妈妈,起床啦,咱们去海边玩吧……
        五年间,锡翰头发白了大半,工作、孩子、妻子都牵扯他的精力,他经常感觉心力交瘁,情绪低落。
        黄莹的父母私下里商量多次,也和锡翰商议多次,黄莹康复是个漫长的过程,也许10年,也许30年,也许这辈子也没有那天的出现,锡翰还年轻,孩子也小,不能因为黄莹拖累一生,他们看到了黄莹生病前后锡翰如一的态度,他们非常感激,但感激之余,还是冷静地建议锡翰和黄莹离婚,给锡翰和孩子一个有希望的未来。
        无数次提议,锡翰无数次拒绝,这一次黄莹的父母提出把女儿接回家去,他们已经掌握了比较全面的护理知识,有充裕的时间陪伴女儿,锡翰犹豫后同意了。
        形式上的离开,改变不了本质的牵挂,锡翰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带着儿子去看望黄莹,药品、营养品、孝敬老人的礼品,从未间断。此情此景,另两位老人感慨万千,他们一如既往细致地照料,每天还双手合十虔诚祷告。
        真情感动上苍,又一个五年过去,黄莹已经恢复了初浅意识,如当年的儿子一样咿咿呀呀,偶尔会僵硬地微笑。
        锡翰提升为班组长,儿子读小学,周末也难得清闲。他告诫自己,要努力工作,多赚钱,让黄莹、让儿子、让两位善良的老人过更好的生活。
        五年,亦或十年,在人生坐标上是短暂的一程,但是具体到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,酸楚辛劳欣喜掺杂,凝结成一帧帧铭心的画面。
        黄莹在渐渐康复,一个现实的问题不得不面对,父母老了,心力交瘁的何止是锡翰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老人建议把黄莹送到康复养老院,这是她未来的归处。锡翰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,点头同意。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春夏秋冬,一个个寒来暑往,黄莹的父母双双离世,锡翰临近退休年纪,儿子完成学业,走上了工作岗位。
        儿子高考前填报志愿,所有的栏目都填写医学类的护理专业,他说,他要成为一名护理专家,为了妈妈,为了爸爸,为了全天下所有承受痛苦的人们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三
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 “在一个初夏的午后,养老院工作人员敲开了黄慕华的门,她突然感觉很紧张,好像有磁场扰乱自己无法安定。”锡伯缓缓诉说,黄妈边听边若有所思。
        “慕华的家人都找到了,她的老伴和她在同一个城市,他们的儿子是慕华所在养老院的护理师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呦,一家人团聚费了这么多周折。”黄妈拧着眉头,啧啧地说。
        “诶?这么巧合,她姓黄,我也姓黄,她住养老院,我也住养老院。”黄妈遗憾中有了质疑。
        “她找到了老伴和儿子,可是我……我只知道自己是黄莹。”黄妈垂下头,叹了一口气,沉默许久,转而把头移向附近散步的锡强:“小强,小强,咱们回去吧!”
        锡强走过来搀扶黄妈,轻轻搂了一下锡伯的肩膀,两道泪痕在老汉沧桑的面庞滑落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四
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“爸爸,你真的不想戳破,继续以这样的方式坚持?”锡强心疼父亲,试图说服他改变。
        “她脑子里有个橡皮擦,把那么多美好的过去都擦掉了,让我用余生来重新填写吧!”锡翰挺直身板,笃定地望向远方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原文链接地址:http://blog.163.com/amy_578/blog/static/37482707201631051719678/

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【紫郁模板】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