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国 家 诗 画 电 子 会 刊

艺术院欢迎朋友们光临指导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小说天地】:《饿狼一样扑向我灿烂的夏天 》作者:胡杨林  

2017-08-26 15:25:30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【国家诗画电子会刊】精品作品

精美的图片作品收藏 - 欧阳欣悦 - 欧阳欣悦的第一博

【小说天地】:《饿狼一样扑向我灿烂的夏天  》作者:胡杨林 - 国家诗画电子会刊 - 国 家 诗 画 电 子 会 刊
  

   【小说故事】
《饿狼一样扑向我灿烂的夏天 》

作者:胡杨林 责编 浩然 欧阳欣悦


文/胡杨林


【原创】饿狼一样扑向我灿烂的夏天 - 胡杨林 - 胡杨林de博客

 


月黑风高。



走在斯大林大街上,路灯鬼一样的眼在笑我的怯懦,第一场雪该是这般冷酷吗?象郑忆冷冰冰的脸,她的眼神尽管吃惊,可终究掩饰不住喜悦,我发觉了。我告诉自己不后悔!



 20世纪走了。



 新年晚会上,我终于下狠心把信投进去,阿四装扮的信桶在咧嘴嘲笑我的冲动,我伸手想抓住鸽子,她拍拍翅膀,不可挽回地飞走了。顺便,也带走了我的青春,以及冰冷的心。



 去大教室的路上,我和郑忆一前一后地走。


“要是还有一个人也喜欢我呢?”

“是谁?”

“阿杰呀!”

“大知识分子!”

“妈妈说我还小,象个婴儿!“

“嗲不呀你?”

“我们不适合的。”

“走两步瞧瞧看!”



 南湖溜冰场。


 我直视着她,但征服的说法对我来说为时尚早。她那么骄傲,我感觉她随时可以走掉。金海心一样的灿烂笑容,还有黑亮的短发在健康的红唇边调皮地前翘着,玉一般柔滑的脸庞便是我的郑忆。她戴着鲜红的棉手套,大喘着气,呵出的白色气体喷到我的嘴里,清冽又甜香,竟然有一股巧克力的味道。我蹲在她笔直的双腿前,细心地帮她系好冰鞋,她哈下腰来爬到我的头上,用小手狠狠地击打我健壮的后背,我的头抵在她的胸部,很软。



     “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?象朵永不凋零的花,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,看世事无常,看沧桑变化。那些为爱付出的代价,是永远都难忘的啊……”



 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教室里,郑忆认真地唱着QIQi的歌,晶亮的眸子里有泪珠在滚动,我突然好象觉察到了什么,但却不敢肯定。有人说感觉是女人的专利,男人瞎感觉个屁?我全然不顾,嘴叼香烟兀自弹奏吉它,伤感的歌声弥漫了整个教室,一直延伸到窗外的秋天,我的心有些凉了。



 小酒馆里,胸脯丰满的老板娘微笑着,肉感的大腿又开始蹭我的腿部,那双总沾满辣椒粉的手摩挲着我的头发,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,我闻到她身上透出一股咸鱼的味道,恶心得要死。便一口把残酒喝下肚去,甩下30元,一脚揣开门,走进冰冷的夜晚。我感觉身后那双眼睛一定是火辣变成恶毒,她的讥笑直扎我的脖子。


 女人要都象她的话我便自杀!


 阿四曾经告诉我,背单词好比泡妞,软磨硬泡根本不成,但有一条重要的规则不可不遵循,那就是要经常与妞见面,而且要不断地变换路数和方式,让她觉得你经验丰富,路子多,有花样,有干劲。而且要时不时地关心她,时不时地来点大胆的举动……图书馆的理科阅览室里,我和郑忆坐对面复习外语。明天就要考试了。我满脑子是阿四的糊涂话。我们的爱情也开始了莫名其妙的考试,我会及格吗?未可知。我和郑忆虽然距离非常近,但是心却越来越远,如同船被绳子拴在码头上,可海风吹过,船与码头猛地磕了一下,磕的同时寻求到了一段最短的距离,但代价是绳子断了,船被巨浪卷走,消失的无影无踪,只留下码头和记忆的绳子,蛇一般萎顿于地。


她为什么喜欢上阿杰?那个猥琐的研究生真就有那么大的吸引力?”小酒馆里,我眼睛迷离,醉得一塌糊涂。老板娘怜悯地望着我,象一匹已经吃饱的母狼,以一种艺术的眼光仔细地端详着猎物。打佯前,我终于被她吻了,她的涎水涂满了我23岁年轻的脸,她燥热的怀抱把我变成烤炉里的面包。我猛然醒悟过来,一记耳光煽在她32岁妩媚的脸上……


 车站。


 我没想到郑忆会来送我,还有10分钟,火车将开往北京,那是我所陌生的城市。我是第一个离开校园的毕业生,他人的分配方案都还没有确定呢,许多人在艳羡我,而我却茫然懵懂。我偷偷地买好车票,把走的结果只扔给阿四一个人。本来和阿四约好他直接从家来车站送我,但他出卖了我,不仅自己不来,竟然把我走的消息透露给郑忆。


 郑忆婷婷地站在夏天里,也站在我另一条陌生之路的起点,她的脸,她的身体我熟悉得一塌糊涂,闭上眼睛都知晓那些黄金分割。我们此前已经几个月没有见面了,让我奇怪的是我们彼此的感觉都还没有完全陌生。郑忆无语,睫毛长长而低垂,她白色的短裙下是笔直圆润的双腿,郑忆低头看自己白色的高跟凉鞋,脚面交叉着两条纤细的带子,并渐渐上升到脚腕。


“恨我吗?”

“不。”

“还爱我吗?”

“爱过喽。”

“将来呢?”

“未可知了。”


         ……


“谢谢你来送我。”

“保重!”

“你也保重。”

“走吧!”

“再见?”

“再见!” 



 我和郑忆在21世纪的第一个夏天里挥别,火车缓缓开动的时候,郑忆又一次不可抑制地哭泣起来,她颤抖地唱起QiQi的那首《爱的代价》,我则被郑忆和她的歌伤感得一塌糊涂,听不清她呢哝的歌词,只看见她的脸活动着渐渐变了形,那双流泪的眼睛和流连的视线却是丝毫没有走样,我喉头发紧,泪水险些流下。车轮滚滚,汽笛声中,我终于听清楚了郑忆唱的尾音。



“走吧,走吧……”



 我在首都一大衙门里给一大官作秘书,大太监李莲英的感觉天天扰乱我日渐脆弱和变异的神经。下班后我哪里也不去,也没什么朋友,静静地看书准备考研,夏天来了,我总会想起郑忆。


 两年过去了。


 我终于给阿四打去电话,阿四接到我的电话挺激动,随即骂我在北京装大内高手,妈的连老同学都不理。骂累后阿四镇定了一会儿告诉我,就在我走后郑忆和阿杰分手了。原因让每个中文系的师生都大吃一惊:原来阿杰为了争得唯一一名读研期间留学日本的名额,总巴结系里的45岁的田书记。田书记的老伴和女儿远在深圳工作,故而田书记孤独得让人觉得可怕,而更为可怕的是他竟然是一名同性恋者,田书记爱上了经常出入自己家中的阿杰,要胁并逼迫阿杰与郑忆分手。


后来的故事更加凄惨,阿杰终于精神分裂回到农村家乡养病。而郑忆整整瘦了一圈,面似死灰,心如死水,象是换了另外一个人,她自愿到海南一大专教书,一个人形单影孤,萧琐南下。



放下电话,我无言。



我找来所有的电话薄,疯狂地打遍一个又一个在海南的大专学校,终于有人告诉我,一个叫郑忆的大连女孩半年前辞职不干了,并说她大概到北京去工作了。



 我一阵狂喜,但是偌大的北京,到哪里去找郑忆?我甚至打电话给大连郑忆的家里,但是被告知错得一塌糊涂,电话早就换了。在报上刊登寻人启事?不成!我茫然而无奈,那个活泼的郑忆真的会失踪在北京?



 象风筝一样飘在北京的外地人有许多,我去艺术村一顿穷打听,几个搓麻北京爷儿笑着对我说道。


“就你丫这操行还能找着人?”

“嘿我说哥们,嘛线索都没你丫的找什么人你?”

“满北京叫郑忆的小妞儿有5000多呢信不你?”
         ……



 恍惚中,我发现自己跟《不见不散》中葛优饰演的那卖墓地的家伙一样,梦里颓变成了一个孤独的老人,弓着老腰用笔记本电脑打自己的回忆录,还一面自言自语地说:



“我把我的爱人给丢了!”



 工作的辛劳和腻烦让我暂时放弃了寻找郑忆的念头,我埋头读书,悬梁刺股,终于如愿以偿地考入北大研究生院,继续学习中国现当代文学。夏天来了,我漫步在未名湖畔,一对对莘莘学子或嬉笑,或读书,我若有所思,文学前辈在此风花雪月,留下几许动人的故事,而我只能在这里读别人的故事。我就不能成把故事的主角吗?我笑起自己的傻来,湖面碧波荡漾,没有鸳鸯,我的心情挺放松,然起香烟,望着被夕阳的余晖尽染的湖水,和那些逆着光的人和树,不仅思绪悠悠。



“阿林?!”



 我猛然回头,霞光辉映,郑忆灿烂地伫立在我面前,那双眼睛我仍旧熟悉得一塌糊涂,只是多了些莫名的东西,我不得而知那些东西是什么。郑忆异常开心,那样子好象终于找到了她丢失的钱包一样。郑忆明眸灼灼,嘴角上翘,酒涡深深,双手背后,手里还拿着本外文小说。



“郑忆!?”



 我瞪大眼睛,吐掉烟头,张开大嘴,伸出双臂,饿狼一样扑向我灿烂的夏天。


  

  


文字链接:http://huyanglin200806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82193880200941694512719/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